經濟數據很好?特朗普高興太早!美智庫:加稅將讓美國210萬人失業,家庭平均損失2000美元

2019年05月20日     2,422     檢舉

今年以來,特朗普屢屢揮舞關稅大棒,不僅中國、印度等新興市場成為主要受害者,歐盟、日本等美國昔日盟友也未能倖免。特朗普稱貿易關稅增加了美國財政收入,可以償還巨額債務,幫助美國經濟。

如此神邏輯讓世界錯愕不已,貿易保護主義、經濟民粹主義讓美國誤入歧途,霸權日益衰落,根本無法實現「美國再次偉大」。

一、貿易保護主義正成為美國經濟的最大隱憂和風險。2018年美國經濟增長2.9%,與2015年持平成為金融危機後經濟增長最快的年份之一。2019年1季度美國經濟實現了3.2%的高增長,如果再延長3個月,美國這一輪經濟增長周期將超過柯林頓時期的120個月,成為歷史之最。經濟增長與股市繁榮成為特朗普炫耀的資本,也成為發動貿易戰的最大「底氣」。但美國經濟「外強中乾」,高增長難以持續:

第一,稅改刺激作用明顯「退坡」。2018年1月,美國啟動里根總統以來的最大規模稅改,大幅刺激私人消費和投資,拉動經濟增長,但這種作用2019年明顯減弱,支撐美國經濟增長動力不足。2019年1季度,雖然經濟增長3.2%,但主要依靠庫存增加、進口減少等短期因素刺激,私人消費和非住宅類固定投資僅分別增長1.2%和2.7%,經濟「疲態」顯現。

第二,巨額債務擠占財政刺激空間。目前,美國聯邦債務總額已經高達22.9萬億美元。按當前速度發展,2030年美國僅債務的利息支付將要高達9800億美元,約占當前聯邦財政支出的四分之一。長期以來,美國寅吃卯糧的行為,已經嚴重削弱推出財政刺激政策、應對潛在危機風險的空間。

第三,長期經濟增長動力明顯不足。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計算,1950年-2008年美國實際潛在GDP增長率為3.2%,但未來10年僅為1.9%。未來10年美國實際潛在全要素增長率僅為1.1%,經濟仍缺乏新一輪高增長的科技源動力。

由此可見,美國真實的經濟情況似乎並沒有像特朗普吹噓的那麼繁榮。2019年諸多國際機構紛紛下調美國經濟增長預期,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特朗普發動貿易戰的「回火效應」或傷及美國經濟自身。

二、貿易保護或導致美聯儲陷入「兩難」。一方面,與中國等貿易夥伴大打「關稅戰」,將直接推高美國消費者負擔和私人企業的生產成本,加劇美國經濟的通脹壓力。目前,美國消費者科技協會、農業集團、製造商聯盟、零售商協會等組織已經表達了對特朗普貿易保護政策的強烈不滿。通脹預期顯著升溫,讓美聯儲放緩加息步伐、甚至採取降息刺激美國經濟的計劃遇阻。

另一方面,傷害美國實體經濟。據美國貿易夥伴關係諮詢公司預測,若美國對華價值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關稅,將導致美國損失93.4萬個就業崗位,家庭平均收入減少767美元。如果美國對華剩餘產品加征關稅,美國將失去210萬個就業崗位,家庭平均損失超過2000美元。特朗普已經在喊話美聯儲,為應對貿易摩擦潛在風險,美聯儲應該著手降息。

由此可見,特朗普的貿易保護政策,正在「玩火」,加劇美國經濟「滯漲」風險,或讓美聯儲遭遇前所未有的政策困境,陷入加息與降息的「兩難」。鮑威爾此時的心緒一定不會很好。

三、貿易保護更不是製造業回流的靈丹妙藥。特朗普對外採取強硬貿易保護政策,對內大幅削減企業稅負,力求將資本和傳統製造業拉回到國內。據美國國會研究局統計,2017-2018年美國製造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分別為11.2%和11.4%,低於2008年金融危機後11.7%的平均水平。過去兩年,無論是製造業產出還是產能利用率雖有所回升,但遠不能判斷美國製造業回流已經出現。

通過貿易投資保護主義,「閉關鎖國」的做法無法實現製造業回流。據美國商會統計,若中美貿易緊張持續升級,僅有19%的企業願意產業轉移,其中要轉移到新興亞洲、發達亞洲、歐洲、墨西哥和加拿大地區的分別占了40%、11%、9%、10%,遷回美國本土的僅為17%。相反,以美國高科技為代表的許多跨國企業因為特朗普貿易保護政策,正在加快重塑、甚至增加海外產業布局。

四、嚴重損害美國全球經濟主導力。自二戰後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以來,美國憑藉超強實力,通過為全球提供公共產品,實現經濟制度霸權,並從中獲得了巨大好處和利益。但特朗普政府不願再承擔更多國際責任,卻要獨享全球利益,不顧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差別、一味強調「公平、對等」,毫無顧忌地退出了各種國際組織。

WTO正在因為美國對上訴機構法官任命的阻撓,陷入了空前的生存危機。同時,美國屢屢採取貿易霸凌手段迫使貿易夥伴讓步,正在引發各國的強烈不滿和報復。尤其是,美國利用美元和金融體系主導地位,肆意經濟制裁他國,正在嚴重透支美元國際信譽。世界各國對美國經濟金融體系的依賴源於信任,當美國信譽出現問題的時候,一切都會悄然改變。(責任編輯:唐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