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法老「玻璃聖甲蟲」起源之謎破解:自天上來?

2019年05月20日     764     檢舉

一塊利比亞沙漠玻璃,重約22克,寬約55毫米。

圖坦卡門墓中發現的胸牌,其聖甲蟲型裝飾物為利比亞沙漠玻璃製成

大沙海中的矽玻璃。

各種各樣的利比亞沙漠玻璃。

數千年以來,利比亞沙漠玻璃因其卓越的亮黃色色澤而成為重要的裝飾品。並且,利比亞沙漠玻璃是地球上迄今發現的最純凈的天然二氧化矽玻璃。據估計,有超過千噸的利比亞沙漠玻璃散落在利比亞東部和埃及西部的沙漠中。大多數利比亞沙漠玻璃都只有鵝卵石大小,但偶爾也會發現「巨無霸」——目前發現的最重的利比亞沙漠玻璃重達26千克。

新石器時代的居民已經用玻璃製作工具,隨後埃及人開始用玻璃製作珠寶。埃及著名法老圖坦卡蒙胸牌上的聖甲蟲就是用利比亞沙漠玻璃製成的。然而,這塊玻璃的歷史可追溯到法老圖坦卡蒙出生之前約2900萬年。

一百多年來,科學家們對利比亞沙漠玻璃的起源進行了激烈爭論,主要形成了兩個假說:隕石撞擊或者是流星體空爆。zmescience.com網站5月16日報道,澳大利亞科廷科技大學的研究人員Aaron Cavosie等對利比亞沙漠玻璃樣品進行了化學分析,結果支持隕石撞擊形成理論。Cavosie等在分析玻璃中的鋯石礦物時,發現了萊氏石的蹤跡。萊氏石只可能在高溫高壓條件下才能形成:除了隕石撞擊坑外,還沒有在其他地方發現過萊氏石。Cavosie說:「隕石撞擊和流星空爆都會導致融化現象。然而,只有隕石撞擊才能產生衝擊波,這是形成高壓礦物的必備條件。因此,有關萊氏石的檢測結果證實了隕石撞擊假說。」數百萬年前,隕石落入沙漠中時必定引發了一次巨大爆炸。由此產生了巨大的玻璃化區域,各種各樣的沙漠玻璃因此誕生。沙漠玻璃的顏色取決於溶解在二氧化矽中的污染物種類。

Cavosie等在《地質學》雜誌中發布的這一研究成果還有助於確定近地天體與地球表面接觸的頻率:謝天謝地,能夠產生利比亞沙漠玻璃的隕石撞擊非常罕見。Cavosie說:「隕石撞擊是災難性事件,好在它們並不經常發生。與隕石撞擊相比,發生流星體空爆的頻率更高。利比亞沙漠玻璃雖然美麗,但其形成事件可能在短期內都不會再現。這讓我們在失落之餘更應該覺得慶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