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磋商:沒誠意,來也白來,談也白談!

2019年05月17日     4,663     檢舉

中美第十一輪磋商結束後,局勢變得很快。

中方這邊,在會談後重申原則立場,駁斥美方所謂「倒退」的指責,首度公開三個核心關切。

除此之外,中方最近密集發聲,火力十足。比如《新聞聯播》里全網刷屏的那段「國際銳評」,比如《人民日報》署名「國紀平」的文章《任何挑戰都擋不住中國前進的步伐》。

這裡表達的立場十分明確堅定——

如果有人繼續無視磋商的平等互利原則,心存僥倖覺得極限施壓管用,那麼中方也沒有任何其他選項,只有反制這一條路。

美方那邊,一方面加征關稅的棒子還在揮舞,另一方面,美國各個行業和資本市場對美方的極限施壓舉措反應異常激烈。

美國全國零售商聯合會、消費技術協會、服裝鞋襪業聯合會、大豆協會等多家行業協會13日發表聲明,反對美國政府當天公布擬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清單,並敦促美中經貿談判儘快回到正常軌道。

由於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的關稅稅率由10%提高到25%,以及中方出台反制措施,美國股市13日出現暴跌。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當天大跌2.38%,創今年1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標普500指數下跌2.41%,納斯達克指數下跌3.41%。

又想施壓,又忌憚國內激烈反對,美方態度頗有些首鼠兩端,自相矛盾。

這一邊,美方不停對外發聲,說是 「中國的經濟不太好,中方十分渴望與美方達成經貿協議」 。在經歷了這麼多輪的磋商和較量後,還說這種誰更渴望達成協議的話題,挺無聊的。

那一邊,美方談判團隊核心成員之一的財政部長姆努欽,說是 「美中經貿談判仍在進行當中,他正考慮何時前往北京繼續談判」 。

據路透社14日報道,美國財政部發言人稱,美國財長姆努欽計劃近期前往中國進行經貿談判。

不過,中國商務部16日回應稱, 「中方不掌握美方來華計劃」 ,這個回應令人浮想聯翩。

局面該怎麼看?簡單說上幾句。

首先,美方現在重申繼續磋商也好,強調中國經濟不好也罷,都還是從提振美國內資本市場信心的角度出發,護市的考慮更多一些。

到目前為止,美方一邊說要談,一邊又小動作不斷,破壞談判氛圍。

美國當地時間15日簽署一項緊急狀態行政令,禁止美國企業使用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企業所生產的電信設備。這個舉動被認為是為禁止美企與中國公司華為的業務往來做準備。

看不出美方有什麼實質性談判誠意,反而是極限施壓手段還在延伸。

其實,談到這個時候,彼此是個什麼態度,底線在哪裡,不僅中美心知肚明,全世界也看得很清楚。

在第十一輪磋商之前,在美方製造的那種極限施壓氛圍下,中方依然頂著壓力履約赴會,去參加這場「鴻門宴」。

這個舉動釋放出來的談判誠意,已不可能更多。

但是,中方誠意並未得到積極回應,恐怕有些人還覺得中國軟弱可欺。

理智的溝通既然打消不了貪婪,那麼只有採取另外的辦法來講道理。

其次,美方如果無視中國的民意,恐怕不會再得到中方有效回應。

美方又說要來磋商,也在炒作大阪G20元首會晤的話題。

要我看,如果美國沒有新的實質性行動,那麼來也白來,談也白談。

中方在第十一輪磋商後,首次提出三個主要關切,其實也是在向美國,向世人劃出自己的「紅線」。

這是底線,是中國政府的立場,更是中國的民意。

如果不取消關稅,完全按照美方的要求來採購,文本上不考慮平衡,這樣的協議即便簽署,試想中國的老百姓能答應嗎?

前期我們談判團隊沒日沒夜的工作,是抱著極大誠意去推動磋商的。

辛苦了這麼久,展現的誠意和善意卻被某些人視作軟弱可欺。

既然這樣, 不如把磋商徹底停下來,回歸正常的工作軌道。

一邊反制,一邊專注做好自己的事情。

談判是要有靈活性的,但無原則的妥協,實現不了合作共贏。

美國是個好老師,最喜歡用事實教育我們。

經歷了這樣一個認識過程,越來越多的人也看得更清楚:

「且夫以地事秦,譬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史記·魏世家》

此外,如果有人覺得中方在虛張聲勢,那隻會是抗美援朝戰爭之後的又一重大誤判。

當年我們說,誰要是越過三八線,我們一定出兵。

有人不信,產生了誤判,然後被事實教育,又退回三八線。

現在我們說,誰要是拿關稅來耀武揚威,我們一定反制。

信不信?

這就像一台精密儀器,觸發條件必然產生後果。

「說明書」都看了,愛信不信。

有人說,美國實力比我們強,打貿易戰我們吃虧比美國大。

只算經濟帳,這個說法能成立,但貿易戰全面開打,發揮作用的因素又豈止是經濟?

美方突然翻臉,給美國國內民意帶來的衝擊,只能用震驚來形容。

至於說中國的民意,或者說普通中國人的想法,更加容易理解。

中國人是愛好和平的。最近這些年生意又做得大了些,更多人的想法是希望和氣生財,希望有錢大家一起掙的。

但是,如果誰一定要跟我們過不去,希望我們徹底讓步屈服。那麼這些溫和的中國人也肯定會用盡全力,把自己變成1776年以來對方遇見過的最值得尊敬,也是最難纏的對手。

既然已經開始打了,不如就讓一些人清楚認識到,極限施壓的現實成本會遠超臆想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