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因比曾預言:中國會振興,成為世界強國

2019年05月15日     3,121     檢舉

早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英國著名歷史學家湯因比就做過預言,「白人的優勢」從歷史上看只是一時的現象,不久的將來中國會謀求反擊,必定成為世界強國。

下文引自《未來屬於中國:湯因比的中國觀》一書。

湯因比是如何看待今後世界走向的呢?關於這個疑問,一九七〇年代的湯因比有過明確的預見,即世界的主導權將從西方文明向非西方文明轉移,特別是在以中國為核心的東亞握有解決未來的鑰匙。湯因比的這一展望,沒有停留於對當代國際問題的分析,而且對於思考數世紀以來西化這一世界史上的潮流的歸宿和非西方文明的地位問題,在文明論的意義上也都是重要的。

從一九五〇年代的後期開始,湯因比對中國的興趣加大,每逢機會就會提及「中國問題」。例如,一九五八年湯因比在美國逗留,在波士頓會見記者時,他預見了「白人的優勢」從歷史上看只是一時的現象,不久的將來中國會謀求反擊,必定成為世界強國。

當然,在當時的國際形勢下,絕不能無視美國以及蘇聯的存在與影響力。而且,西歐如果實現強大的政治、經濟上的統一,難說不會成為「第三個超級大國」而浮出水面。儘管如此,從長遠的角度看,中國潛藏有多種多樣的可能性,必將登上那一凌駕美蘇以及西歐的領導位置。

湯因比還講道:美蘇是「現在的國家」,中國是讓人對將來發揮強烈想像的「未來的國家」。中國何時恢復在世界史上的統治地位,雖然難以預期,但遲則在二十一世紀初,快則二三十年後就會踏上歷史舞台。這是湯因比在一九六九年講述的。

可是,湯因比到底是根據什麼預見中國會振興的呢?這裡,主要以分析中國提出的理念和原則為主題展開論述。一九六〇年代湯因比關注到中國的近代化,斷定它確實具有實現的希望。也就是說,中國把第一個目標定在自己成為強國,而把原動力置於採用西方科學技術與推進工業化上。湯因比認為,這個實現近代化的決心,有才、勤勉的中國人將首尾一貫,終將圓滿地達成心愿,終將恢復超越美蘇的作為「天朝上國」的地位。

從歷史上看,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亞洲民族主義雖然是以「反帝國主義」「反資本主義」為基調,但為了獲得「獨立與自治」,無論如何也必須謀求發展本國的近代化。可以說,這一點中國也絕不例外。

而且,在中國是有推進近代化的歷史基礎的。在科學技術領域,特別是在實踐性的技術以及知識上,中國此前已經創造出輝煌的功績。遠看的話,在二世紀初,蔡倫發明出造紙術,而被認為是使西方文藝復興成為可能的「三大發明」,即印刷術、火藥、指南針,都源自中國人從七世紀到十二世紀的創造。另一方面,在工業領域,作為工業化基礎的煤、鐵礦石等資源,中國蘊藏豐富,並且通商時不可欠缺的鐵道鋪設、港灣設施也已整備完善。但問題是那些權益都被西方列強所掌控、支配。雖然有這樣的阻礙,但中國的近代化從潛力上看,具有必然成功的可能性。

那麼,中國提出的到底是何種新理念和原則呢?簡而言之,就是湯因比所說的「全面工業化的適度自我節制」。中國必將不會再像已開發國家所做的那樣,突飛猛進至過度的工業化、完全獻身於國民生產總值(GNP)的最大化。反之,今後的中國將繼續維護田園農業的基礎,邊自我節制產業化,邊建構適度的文明。另一面,要防止人口的城市集中化,避免片面機械化,盡力維護人性。這意味著既不在農業上停滯不前,也不在工業上激烈動盪,將以取得所謂的「農工平衡」為最大課題。既不是西方各已開發國家「爆髮式」的,也不是前工業性農業國家「化石式」的,使西方文明的進取性與中國文明的穩定性合為一體的「第三條道路」,才是未來可行之路。湯因比認為,面對歷史給出的挑戰,中國將巧妙應對,徹底實現自己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