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過招看不見硝煙瀰漫,背後卻是血流成河

2018年04月11日     7,573     檢舉

4月5日晚間,特朗普突然下令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依據「301調查」,考慮對從中國進口的額外1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是否合適,並指出下達這一命令是鑒於中國「不公平貿易」的報復性措施。

對此,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於4月6日回應稱,中方將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必定予以堅決回擊,必定採取新的綜合應對措施,堅決捍衛國家和人民的利益。

上文中筆者曾說過,貿易戰後面是更大的匯率戰,而匯率戰開打的引信即將被點燃 -- 4月份美國半年度匯率政策評估報告出爐的時間越來越近,如果特朗普點名中國為匯率操縱國,那麼明顯將加劇已然緊張的中美貿易戰局勢。讀史明智,鑑往知來,讓我們先來看看既往的貿易戰經驗。

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迎戰美國發動的貿易戰而以失敗告罄,隨後日元大幅升值,並被強行輸入通縮,最終導致日本經濟一夜崩潰,足足失去30年發展期。由此,本幣快速升值的危害可窺一斑。那麼,本幣快速升值除了被定向輸入通縮以外,還有什麼危害呢?

首先,80年代的日本從對美出口中累計大量的美元外匯儲備,日本外匯儲備大量增長,但日元發行是以美債為基礎,也就是說日本用固定匯率以美債為基礎發行高能貨幣,意即日本累計1萬億美債則同等發行230萬日元的高能貨幣。

當日元短期內大幅升值到120日元兌換1美元的時候,日本金融系統就猛然多出110萬億日元的基礎高能貨幣,也就是說日元短期內大幅升值帶來的就是金融系統多出了110萬億日元高能貨幣,而且高能貨幣有乘數擴張效應,以5倍貨幣乘數計算,等於日本金融系統多出了550萬億日元的泡沫。

本來出口創匯是化解國內金融系統債務的有效手段,但是因為日元升值打擊日本出口,所以日本喪失了通過貿易順差來消化國內債務的可能。加之日本貨幣政策隨美國走,導致1987年以後日本隨美國一起貨幣放水,日本泡沫進一步放大。

在美國扶持的日本國內金融帶路黨帶領下,資金開始全面湧入虛擬金融市場,金融監管放鬆後槓桿進一步上升,推高樓市和股市泡沫,這個巨大的泡沫最終被美國刺破,從此日本一蹶不振。

其次,日元快速升值使日本喪失了主導地區自貿區的可能。一個國家要想擴張國外市場,就要組建以自己為主導的自貿區,那麼就不能搞本幣貶值,因為這會從地區被整合對象手裡搶市場,與整合的目標背道而馳。

要整合就必須放棄本幣貶值同時向產業鏈高端爬升,對內將自貿區內部的國家全部納入自己的配套當中,對外與歐美產業鏈高端國家正面競爭。在這個過程中,主導國如果成功完成轉型本幣就會溫和升值,且貿易順差還不會降低。

這方面最典型的範例就是德國。德國雖然和日本一樣被強迫本幣升值,但德國製造業完成了向中高端的轉型,之後由於德國馬克不斷升值,最終德國選擇放棄馬克組建歐元,最大程度整合歐元區國家,最終成立了歐盟。

由德國的危機應對可知,在這個過程中本幣升值和產業升級是溫和的、同步的,但日元升值太快,不僅直接將整合東亞、歐盟的能力一次性透支,而且將日本未來的整合紅利反向演變成了日本國內的金融泡沫。

這些金融泡沫被美國刺破內爆後,日本經濟開始向心坍縮。一如人體在遭遇重創以後往往會陷入沉睡和昏迷,日本經濟從此陷入類似昏迷之中,在ICU病房中一睡30年。

那麼,為什麼中國要承諾人民幣不貶值?

中國從未放棄過整合主導自貿區的戰略。1997年,中國在亞洲金融危機中鄭重承諾人民幣不貶值,不僅對穩定亞洲金融危機做出了卓絕貢獻,同時也讓東南亞國家心理天平逐漸向中國傾斜。

在此基礎上才有了中國東協自貿區,而且目前東協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2014年美國開始打壓油價,全球輸出通縮並開始收緊美元流動性,包括東南亞在內的很多國家陷入經濟困境,中國多次重申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基礎,並一直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這些措施都為中國推進各自貿區和國與國之間自貿協定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人無忠信,不可立於世。中國之誠信,是全球大多數國家在合作領域趨之若鶩的重要基礎。

一旦主導國完成對自貿區的整合,那麼主導國的貨幣或者是主導國創立的貨幣就會成為整合自貿區內部的結算儲備貨幣,該自貿區內國家順理成章地就會拋售美元資產,打擊美元全球儲備貨幣,客觀上執行去美元化戰略。

這方面最典型的就是歐盟。目前歐盟的外匯儲備只有數百億美元,而非像歐盟成立之前那樣囤積大量美元外匯儲備。整合自貿區以後,就能夠擴大主導國的經濟戰略縱深,體量變大才能夠聯合抵禦美國的金融攻擊。

由此可見,匯率主導權是國家安全中的重中之重,一旦喪失匯率主導權和貨幣政策主導權,國家就會淪為猶太金融資本的金融奴隸。美國未來發動匯率戰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將中國對外擴張的戰略縱深和整合歐亞大陸的「一帶一路」金融戰略掐死在搖籃之中。

目前看來,中國在區域整合上的力度和範圍都遠超歐盟,中國主導的東協自貿區、上合自貿區、東北亞(半島緩和後整合就會開啟)和中日韓自貿區已經建立或正在加速籌建。金融主導權方面,中國也比歐盟走得更遠,歐洲雖然有歐元,但是受制於美國軍事政治控制歐洲始終無法在中東取得突破,導致其無法將歐元與石油結算捆綁。

而當下盤面來看,中國與俄羅斯、什葉派、遜尼派建立了友好關係並在敘利亞取得了重大戰略突破,而石油人民幣也已經在3月26號誕生,說明人民幣不僅在逐步站穩腳跟而且已經開始挖石油美元祖墳。

無論是自貿區建設、人民幣國際化還是爭奪大宗定價權,中國已經全面抬頭。美國目前準備發動匯率戰就是要逼迫中國讓渡人民幣和貨幣政策主導權。具體政策就是逼迫人民幣升值、打擊中國向高端產業鏈發展的工業2025。

在特朗普制裁名單中,中國工業2025的很多相關行業被制裁,顯示出其打擊中國產業升級的根本目的。同時,特朗普生怕中國看不清重點打擊目標,還「好心地」安排專人解讀他們的打擊方向,足見特朗普非常期待中國在接下來的對等報復中直接瞄準美國西部矽谷等高科技產業基地。

特朗普為何為美國高科技企業吸引火力呢?因為這些產業所在的地區都是特朗普對手民主黨的票倉所在,同時也是新經濟方面願意與中國合作的產業基地。特朗普在打擊民主黨的同時阻攔中國產業升級,可謂一箭雙鵰。

除了這個目的以外,美國發動貿易戰還有重塑全球美元格局的戰略目的,而這個目的的達成對美國具有相當的現實緊迫性。大家可能比較奇怪,美元不就是美國那幫人發行的嗎?美聯儲不是能左右全球美元流動嗎?為什麼還要重塑全球美元格局呢?

筆者在以前的文章里說過,美國金融掠奪的套路就是進入-出逃-抄底模式。2009年美國正式開啟QE(印錢)三輪QE總共印刷了4.4萬億美元。這些錢大量流向發展中國家,其中有接近一半流進了中國境內,以影子銀行的形式主要進入樓市和地方債市場。

這些錢進入中國後就已經被鎖死,無法出逃。同時美國跨國公司對中國的投資在過去十年大量擴張,且跨國公司拒絕將利潤輸送回美國,這些利潤大部分用於在中國的擴大再生產。在全球經濟持續低迷的情況下,正是中國市場的經濟增長支撐了美國跨國公司的業績,支撐了美國科技股的不斷上漲。中美貿易順差中的大部分都是美國跨國公司的代加工業務。

既然美國是中美貿易順差的最大受益方,那為何還要作受害人狀鬼哭狼嚎呢?蓋因美國公司在華生產不斷擴大導致導致巨幅貿易順差,每年天量貨幣從美國流向中國境內,在中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美元資金池,並且其資金規模還在不斷地擴大之中。

美聯儲執行加息緊縮貨幣政策就是要將QE放出去的資金回籠,現在倒好,不僅放出去的美元收不回來,貿易順差還導致大量美元從美國向中國境內轉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