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軟肋徹底暴露,中國抓住戰機往死里打!

2018年04月08日     12,549     檢舉

中美貿易戰,是特朗普政府挑起的。但是,如果大家注意,會發現中美這樣一個非常重要的細節對比:中國非常自信且鏗鏘有力,而美國則經常自相矛盾、遮遮掩掩。

面對貿易戰,作為應戰方的中國,官方各部門聲音非常一致,準備非常充分,套路非常完備,顯然中國早已做了充分的研究和預案,所以美國出什麼招中國都第一時間強力回擊。

而作為發起貿易戰的美方,各部門之間的聲音經常不一致,特朗普及白宮高官的很多言論,不是對貿易戰對手中國說,而是向美國國內不斷解釋。甚至,包括特朗普及其重要幕僚在內的決策者,竟然至今都不敢承認這是一場中美激烈較量的貿易戰。

與此同時,貿易戰開打後,這麼長時間了,白宮不但不敢承認中美這是貿易戰,還一個勁謊稱中美一直在進行所謂秘密談判。

結果,中國為此已經多次拆穿美國的謊言,稱至今中美沒有開啟任何談判,而且中國明確表態,只要美國為談判設置門檻、設置前提條件、不是平等狀態,中國絕不會和美國開始任何談判。

我們都知道,細節背後是魔鬼,那麼白宮那麼多決策者不承認貿易戰、謊稱中美在談判的這些細節背後,到底藏著什麼「魔鬼」呢?在筆者看來,搞清楚這個「魔鬼」,我們就能抓到美國和特朗普的軟肋,打這場貿易戰就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如果大家注意觀察美國股市和貿易戰的相關消息,會發現當中美貿易戰曝出重磅新情況時,美股都是暴跌的。然而,很快美股總是很快就能穩住並反抽。為什麼?綜觀前面美股的波動狀況及美國政要的言論,會發現這一切與美國當局對貿易戰的表態和中國對貿易戰的表態密切相關。

一方面,美國至今不承認中美爆發貿易戰;另一方面,當因新的重磅因素導致美股暴跌時,美國高官就向媒體暗示或明示,中美正在進行秘密談判。

事實上,關於中美就貿易爭端進行談判的消息,最初說的是中國主動要求磋商,之後又說在秘密談判,後來又說正在進行談判·····當消息通過美國媒體釋放給市場後,市場心態就穩定了,然後美股就開始反抽。但是,當中國強烈反擊並刺破美國政府的謊言後,美股就會暴跌。

特別明顯的例子就是周五,針對美方關於中美正在進行談判的說法,中國商務部發言人明確回答說:中方注意到,美方不同官員都表達了這個意思,但這是不符合實際情況的。一段時間以來,雙方的財經官員並沒有就經貿問題進行任何談判。

美方公布301調查報告及產品建議清單後,中方予以堅決回應;美方再次提出增加1000億徵稅商品,中方進行了更加堅定的回應。在這種情況下,雙方更不可能就此問題進行任何談判。

中國官方這段話的表態,直接導致美股暴跌,道指一度跌幅達3%。如果往前追溯到4月4日,當時中國反擊剛出來的時候美股一度大幅低開,但之後卻神奇般地漲上去了,原因就是美國政府說中美正在進行談判。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兩點:

一、美股對中美貿易戰的反應非常敏感,原因不言而喻。美股處於歷史高位區域,市場估值泡沫化嚴重,此時如果中美打起長期的貿易戰,美股豈能不跌?

二、白宮非常擔心美股暴跌,這一點從特朗普及白宮政要一個勁否認中美貿易戰和一個勁謊稱中美正在談判可知。

那麼,我們不禁要問,白宮為何那麼擔心美股暴跌呢?其實,在貿易戰之前筆者就分析過美國股市。美股為何處於如此歷史高位?其根本原因並非美國經濟多麼好,而是因為美國的貨幣霸權和對資本市場的控制能力。

我們知道,2007年的次貸危機,本質上是美國政府窮兵黷武大規模舉債和美國私有部門不斷加槓桿推高資產價格導致的信用危機。2008年,次貸危機演變成全球金融危機,在美國的主導下2008年G20搞了一個聯合救市。

這次救市,讓美國可以通過稀釋美元來緩解自身壓力,同時美國將私有部門的大規模債務轉嫁到了政府部門,政府通過量化寬鬆實現了為私有部門去槓桿。

私有部門去完槓桿後,有了更強的融資能力,於是又通過融資把美股大幅推高。美股推高後,美國機構的資產大幅增加,去槓桿又讓債務規模不斷縮小,,這使得美國整個經濟體的資產負債表得到了重置,債務危機暫時被蓋住了。與此同時,美國又通過加息預期吸引資本流入美國,從而使得美國經濟看起來逐漸恢復肩扛。然而,問題在於,美國一直沒能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在整個國家的債務不斷增加的情況下,只有股市等資產價格不斷上漲才能保證資產負債表的健康,才能保證債務危機不再爆發。然而,從2009年道指6440點到前不久的歷史高點26616點,市場漲幅已經超過了300%,期間從沒有像樣的調整。

美股漲了300%多,但美國的GDP2008年是14.7萬億美元,2017年是19.36萬億美元,GDP增長不到32%,但股市卻漲了300%多,這顯然有很大的資產價格泡沫。

直白說,就是美國資產負債表之所以看起來還算健康,原因不是美國經濟發展得多麼好,而在於其股市漲得多。換句話說,就現在而言,一旦美股資產價格泡沫破滅,美股大幅暴跌進入熊市周期,那就意味著美國的資產負債表會被重置,美國債務危機將會爆發。

在筆者看來,如果在現階段美國再爆發一次債務危機,那規模會比2007年的次貸危機要大很多,因為美國政府的債務已經從10萬億增長到20萬億美元了,負債率已經超過了100%,這意味著美國政府的容錯能力已到極限。

此時如果再爆發債務危機,不可能再有G20的聯合救市,美國政府再沒有容錯空間為私有部門承擔債務,到那時美國怎麼辦?在筆者看來,那意味著很可能會美國將失去貨幣霸權,美元將失去准世界貨幣地位,美聯儲將失去准世界央行地位。 沒有了貨幣霸權,美國的世界霸權地位還在嗎?所以,我們看到,特朗普政府明明在和中國打貿易戰,卻沒有底氣承認,政要們為了維持股市愣是不斷說謊,經常自相矛盾。

事實上,對特朗普來說,他所希望實現兩個大的戰略目標:

一、通過降稅等措施,振興美國的實業,通過降稅來提升實業企業的利潤,從而能給美股提供支撐。而美股的狀態,最理想的就是高位震盪,等待美國實業利潤上升後對股價形成支撐。

二、通過快速加息趕緊結束周期,使得美元進入新的一輪貶值周期。快速加息正常情況下會促使很多國家的經濟出現問題,一旦如此,美聯儲進入降息周期,美國釋放出大量美元,美國機構就能到世界上遍地收購廉價資產,如此美國經濟體的資產就坐實了,美股就能進入新的牛市周期,債務危機的風險將會徹底解除。

然而,美國遇到的難題是,這個世界上除美國外,竟還有一個經濟實力非常接近美國、實體經濟非常紮實、擁有世界四分之一工業能力、且科技水平正快速追趕美國、大國戰略對世界各國充滿吸引力的國家存在。如此一來,美國的很多計劃的推進,就有些進行不下去了。

特別是,美聯儲在快速加息製造全球其它國家經濟危機的時候,中國竟然橫插一槓子。本來,美國等著相關國家的資產跌到谷底,美國以救世主的角色去救順便收購資產。結果,中國總是在那些國家還沒有完全爆發危機的時候,直接就截胡給收購了。

這種情況可就讓美國難受了,如此美國成了製造危機的惡人,中國成了那些國家的救世主,而且相當於美國把其它國家的資產給壓低,然後中國去收購。這意思就是,美國剪羊毛,中國負責收羊毛,美國當然會非常不爽。

於是,美國要發動對中國的貿易戰,要把中國制服,要實現美國的目標。但是,中國完全不吃這一套,強烈反擊讓美國有些措手不及,現在特朗普當局已經被架起來了。

中國為什麼一定要強力反擊,之前筆者在前面十幾篇分析文章中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這裡想說的是,中國應該瞄準美國的這個痛點、軟肋。只要中國瞄準這個痛點、軟肋,重拳出擊,特朗普只能低頭認輸。

因為,華爾街不可能給他很多時間讓他打貿易戰把美股打崩盤,美國精英給特朗普的時間、空間實際上都很短、很小,所以這一仗白宮的底氣並不是很足,其背後的支持力量遠不如中國堅定和堅決,其抗壓能力也比中國差得多。

當然,中國打這場貿易戰並非為了打而打,這完全是美國強加於中國的,中國應戰美國的貿易戰完全是形勢所逼不得不打。如果不打,中國的發展空間就被嚴重壓縮,發展之路可能就要被打斷了,哪裡還談得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所以,我們的目的不是為了打,而是以打促和。我們不好戰,但我們決不允許任何人騎在我們頭上。

這種情況可就讓美國難受了,如此美國成了製造危機的惡人,中國成了那些國家的救世主,而且相當於美國把其它國家的資產給壓低,然後中國去收購。這意思就是,美國剪羊毛,中國負責收羊毛,美國當然會非常不爽。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